消逝的東西,因為我這種人的興趣,便能得到一點點的復興,不是嗎?

这是小学时候和小伙伴们经常放学嬉戏的地方,我们称之为大平台。小学时候最好的兄弟就住在这里。
这是很小的时候住的院子,记得以前对面是一个土坡,经常在那里玩泥巴大战。
从这条路经过可以到达一家吃了15年的早餐店,藏在一个家属院里,可能好吃的东西都隐藏在深处吧。
这是小学旁边一个小学同学他们家开的杂货店,现在已经关门了,当年觉得谁家是杂货店的简直太了不起,可以搞到任何想玩的东西。
爷爷家,每次进来都被绿荫迷倒。
仍然是爷爷家前的一段路,每一家都有一个小花园,从出生开始走到现在。
小学同学家,记得他叫肖扬,但已经10年没有联系过了,不过我记得他喜欢装霸王龙打人的样子。
家附近的神奇场所,八仙庵,有许许多多算命的和古玩,这些气息还让我能感觉到我生活在西安这个地方。
小学的时候记得来这里去一个同学家扶贫,他是小学的时候我见过的最有血性的人。
小学校门,已经不是当年我上学时候的样子了,而且已经不让我进了,但是内部却可以依稀窥见当年的影子,完全是无忧无虑的少年的时光。

《少年时代》by Minolta X700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我要拍摄这一卷儿呢?由于我那几日实在想不出什么拍摄的想法,然后正好家附近都在拆迁,我就在想我小的时候的地方大概也快被拆了吧。但是我觉得少年的时光也十分的珍贵而且特别,于是迅速拿起相机装上胶片,去完成了这一组摄影计划。我觉得每个人的记忆深处肯定都有童年的影子,那就让我们拿胶片把它记录下来吧,以免等到面目全非时只能通过残存的记忆来悼念。我仍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有一个同学说放学要打我,然后我的两个好兄弟一人把一个班里的拖把弄坏把棍拿出来,护送我上下学了好几天,最终我还是没被打,但是他们却因为弄坏了拖把而收到了处分。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叫做《伴我同行》的电影,里面的最后一句话是,我再也没遇到过我十二岁时一般好的朋友。我想也是,小时候无比单纯,对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在乎,也不看重,最看重的可能就是友谊了吧。年少懵懂的我们还在揪女孩子辫子,还在故意把眼保健操做不好等她用手拿着你的手去放在正确的位置,故意睁眼睛讨骂。还记得第一次上生理健康课,学到了一个叫阴毛的词汇,我就问赵天柱,什么是阴毛,他用JJ冲着我,然后两手在股间下划了两条线,然后眼睛发亮地看了看我,问我懂了没,我当时其实没懂,但是还是很装逼的说我懂了,直到后来懂了可是也再也找不到他来告诉他我已经懂了。小时候经常被劫钱,但是还好我跑得很快,所以我经常跑啊跑啊跑,学萨克斯的时候也是如此,所以长大以后我的50米达到了6秒1,我不知道是否有关系。而且我现在看到小混混还是恨得咬牙切齿,这可能也是我的人生阴影之一吧。但是幸好我们学校我们班还算不是很乱,大家的关系都很好,至少那些爱打架爱欺负人的都不会欺负我,他们会互相打架,原因可能只是因为看对方太丑。这也让我长大之后倍感有趣。小时候特别相信别人吹得牛逼,谁的哥是碑林十三太保之一,杀过人,很屌,我听了之后就对此人崇敬有加,毕竟小时候觉得能打就是一件很屌的事情,因为我并不能打,我也不认识什么人,我从小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,只喜欢看别人打群架,但是自己总觉得打架伤到了别人有些不好意思。我今年20岁,那家米线店我吃了15年,幸好它一直都还在,幸好我搬家只搬了200米开外,我的生活简直稳定的不能更稳定。但是住在钢筋混凝土的高层之上总觉得缺了点什么,总是怀念小时候的房间,一架电子琴,一台电脑,一张书桌,一张床,一架衣柜所有的东西都离我很近,向阳,能看见小学,有时候生病,从窗户看向学校,心里总有些孤寂,觉得其他小朋友不知道都在干什么,他们有没有想我,但是又很开心,我不用上课了你们这些笨蛋。练拳击打坏的门也是我记忆中很珍贵的一部分,因为我发现那扇门只要用力打就会凹进去,这让我十分有成就感,所以每当不爽的时候,我就会加一个印记上去,好想去数一数到底有多少个啊。很想念傍晚从房间洒下的夕阳的金色,照在我脸上,我趴在窗前,看着妈妈下班的路,想着一会儿又能吃什么好吃的。那棵当年一直没爬上去的书变的好低,那些当年劫我钱的孩子都去哪里了呢?那些我儿时的兄弟们又都在做什么?我不知道,或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。这也是时光的魅力之一吧,只留给你那特别的一部分,后面都剪辑掉。唉,或许很多事物都会在事后回忆起的时候感觉到无限的美好吧,只愿不负光阴,珍惜以后的每一天,遇到的每一个人。

评论(4)
热度(5)

© 特拉維斯魚 | Powered by LOFTER